乌鹭

压根没有什么回头路。我们既不能回到豺狼,也不能回到孩子的样子

才发了五条又开始

操作频繁请稍后再试,我真的绝望了


操作频繁,请稍候再试_(:з」∠)_

宝贝们不是我不想发给你们我没办法啊!

【200粉福利车】【恶魔达×神父指】《凛冬之怒》

男指,男指,男指

OOC,OOC,非常OOC

强制预警,yin纹预警

因为处于特殊时期【你们懂得】

我的粉丝请直接私信我,非粉丝请点赞/推荐后私信【请你们一定自己来私信我好吗_(:з」∠)_我真的接收不到除私信外的消息QAQ】




        当冬天到来时,这座山村会变得分外美丽。远山的山顶渐白,拢在云雾中苍渺瀚远,雪松是唯一的绿,长枪一般捍卫着这凛冬中的山村。

        年轻的女孩子们从学校中跑出来,抚平凌乱的头发红着脸期待地绕了远路,未婚的村中女人总是装作不经意地在附近徘徊,就连有了孩子的村妇也忍不住在教堂前驻足——村里来了一位新神父。

        他是凝聚了凛冬的阳光细细研碎后所凝炼成的净粹冷光,他为村民们祷告时低垂怜悯的双眼,包裹在常服中挺拔自持却不高傲的身姿,金发搭在肩上那优美的弧度——即使只是远远看着他都像是受了洗礼,村民们这样想。

        于是那位温和的黑发神父被远远抛在脑后,就算有哪一位村民忽然想起他,也会如被施了咒术般立刻被其他事吸引走注意力。反正也没人在乎,教堂里有一位美丽的新神父。


        “天主已免了你的罪,平安的去吧。”他的嗓音低沉,在偌大的教堂中激荡出空洞圣洁的回声,女孩子放下交握在胸前的手把视线从神父垂地的衣摆向上移,包裹着黑色布料的劲瘦细腰和宽阔肩膀无不透露着隐秘而自持的美,她呆呆地凝视他美丽绝伦的脸,又忍不住去注意他已经遮去大半没有任何装饰的修长脖颈。

        我、我想......

       “还有什么要诉说给我们的父?”神父抬起了垂着的眼。

        那是用最纯粹的金所熔炼而成的一池金色,她无法不为之晃神。神父俯视着她,直到女孩子慌忙醒神红透了脸:“不,已经没有了!”

        她无措地鞠了一躬,低着头冲出了教堂,教堂大道上的雪已经被修女们清扫干净,有白鸽咕咕走过。

        我终于和神父说话了,要赶紧告诉她们,女孩子带着点炫耀想。她抬头忍不住咧嘴笑,呼出的白气模糊了远山和道边的树。枝丫上的雪下伸出绿色和温润的白——那是黑发的神父种下的玉兰花。

        那位温和的神父还把花种分给他们呢,他......我在想什么?

        女孩子摇了摇头,我终于和神父说话了,要赶紧告诉她们。



        而美丽的神父已经将圣经随手丢在角落,走入修女们也不被允许踏足的地下世界。

        地下室的门落两重锁,还有一道人类看不见的封印,这个封印阻隔了光亮和声音,也把希望隔绝在外。

        地下室的门打开时,内部传来一声凄厉的哀鸣,而昏暗中神父露出的笑容会令所见之人脊髓生寒。


下面请私信我

【达男指】《剪影》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温馨日常

《光之子》,【论坛体】《爱人对我...》及《圣诞快乐,达尔维拉先生》的后续(后头我会弄合集的_(:з」∠)_)
坚定地孤独爱着达男指的我似乎要迎来春天了(๑•́ωก̀๑)

           指挥使在睡梦里被稳稳地翻了个身,这个人动作很轻,但孕夫还是睁开了眼睛。

          “宝宝在踢我...”他眯着眼手虚虚搭在肚子上。

          “呵。”看不清面目的黑影微微一笑,继续用手揉着床上人的侧腰。

          “哎呀,不用了不用了,”他在床上蹭来蹭去地躲,“眯了会儿好多了,你还不快睡?”

          “我不困。”肩膀宽阔的剪影低着头把他捞回来,轻轻揉着腰和小腿。

           怀孕七个月,他的腰因为孩子的体重增加而酸痛不已,虽然他不说,但每个被胎动叫醒的晚上都有一双手帮他按摩,睁眼就能看到一个颀长的剪影。他的爱人因为能力特殊的缘故总是“上夜班”,就连晚安的吻都带着露水气和风尘仆仆的寒意,他几乎成了个永恒的剪影,唯有金色的瞳孔反射荧荧水光。

           他的眼睛,我好想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我好想知道。刚刚成为指挥使的他站在东方古街的纷繁樱花下这么想。那个人神出鬼没,是黑雾中苏生的影守,是无法被光照亮一丝一毫的空洞。

           我爱上了一个剪影,那时的他对自己说。

           窗外的街灯把他的金发映成暖烘烘的姜黄色,风把大把的樱花洒向大地。他低着头看不清面貌,樱花的雨从他脑后的窗边飘过,他仿佛又成了曾经站在古街百年樱花下戴着面具的坏家伙,然后他摘下面具,垂着眼。

           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会不会连希罗也不知道,就连在中央庭的废墟里向他汇报他都是垂着眼睛。会不会是蓝色,毕竟帅哥总是金发碧眼;会不会是红色,他可是个总是坏我们好事的恶魔......

          “怎么了?”大概是他盯得太专注,达尔维拉温柔地看着他。他掀起被子的一角,金发男人顺势钻了进来。他的动作扩散出淡淡的血腥味,污秽、不详、独一无二,这是我的Alpha。

           他下意识伸进枕头下的手被他拉出来细细地吻,他总是记不得,原来他的爱人已经沐浴在阳光里,不会再向恶魔妥协了。他被紧紧圈在怀里,Alpha的胸膛贴着他的背部,四条腿交缠着,其中两条腿肌理完美脚部骨骼分明有薄薄的茧,被夹在中间的双脚微微浮肿可见青紫的血管。达尔维拉怜惜地揉着他的双腿,吻落在微凉的后颈上。

           樱花打在玻璃上打出噗嗉噗嗉细小的声音,如今他们还是住在达尔维拉曾经的房子,他根据中央庭提供的情报第一次找来时惊讶于这里离雯梓的棋馆竟如此近。金发的Alpha出乎意料地亲自为他开了门——也许是闻到了混着血腥的薄荷味信息素,他随机又躲回黑暗中去留给来人模糊的剪影,昏暗的房间里除了简单的家具只散布着无甚不同的数卷绷带,唯二的区别也仅仅是一些拆了封或是染了血。不知少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进,他踏足的地面上有两片樱花花瓣。薄荷味汹涌地充满了房间,他失望地看到他抬起的脸上带着黑羊面具——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我好想知道。

           而当身体与身体交缠,薄荷与铁锈混合时,他的心如擂鼓,他在身下的耸动中将手偷偷伸到枕头下——这个粗心的恶魔就这么把战术终端放在这里。戴着面具的Alpha看不出任何情绪,他慌张地胡思乱想,他注意到了吗,千万不要,不要知道,不要讨厌我,不要....不要再过这种生活了。

           男孩子的心里鼓起满满的勇气,他抬起另一只手把面具摘了下来。金色在他的心底洒下一片光,而在那光里,古街的百年樱花下黑色的影守摘下面具抬起低垂的眼,金色的眼睛含着温温暖意。

           不知是他,还是达尔维拉说:“我想和你,一起——”

       

           今天的达尔维拉难得不用“上夜班”,他混在上班族里回了家,还带回了两大一小三个姜饼人。姜饼人看起来蠢蠢的,有金色的刘海,囧囧的粗眉和傻笑的厚嘴唇。他乐不可支戳着其中一个充当眼睛的蓝色糖霜:“我以前还总是想,你的眼睛是不是蓝色的哈哈哈。”金发的美男子坏笑着凑得越来越近直到和他鼻尖抵鼻尖:“看清了吗?你另一半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他笑地缩起脖子:“是金色是金色!”他把他推开,按在椅子上不准跟着自己,达尔维拉不死心地在门外作势又叫又挠——活像是往常被他们关在外面的阿撒兹勒。

           指挥使从门后出现时手上多了根口红,这是爱缪莎她们为了整蛊他偷偷放在外衣口袋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还没表明态度的达尔维拉为此生了好大的闷气呢。他笑着凑上去,他的爱人无奈地弯下高大的身子配合他,他原本的薄唇被肆无忌惮地涂上厚厚的小丑一样的唇妆,活像是个大大的活体姜饼人。

           直到指挥使满意地在手机里存下一堆照片,达尔维拉才得以将厚重的口红卸掉。他回到餐厅把啃着姜饼人的爱人从座位上横抱起来,他惊叫的嘴边还有些饼干屑。孕夫被放在铺了软垫的窗台上,东方古街的樱花都开了,黄昏的风洒下一片花雨。金发男人坐在脚边望过来,脸上没有一处阴影。他越凑越近,金色的眼底如湖水般澄澈,他吻上来,窗外的樱花被风裹挟着打了个旋。

           春天到了。

The end.

       

晚上更恶魔×神父

明天后天两次单更或是后天双更

恶魔×神父和《光之子》系列


《紧握于恶魔掌心》提上日程


想写赛车手达尔,达尔辣个身材穿赛车服肯定帅炸

还有“黑门彻底解决后指挥使失忆,大家陪他演以前的各种路线梗”

啊想吃粮


占tag抱歉

所以这个冷tag要火起来了吗

有太太产阿撒达尔×男指的3-P粮吗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永远喜欢达尔维拉!

想看晏华穿回古埃及被当做神的样子

穿古埃及服饰什么的【露半个xiong画眼线(ಡωಡ) 】


【达男指】让他降落•其一

以前发过,以前发过,以前发过,看过的不用理了,抱歉


OOC,OOC,OOC,非常OOC


OOC,OOC,OOC,非常OOC


OOC,OOC,OOC,非常OOC


OOC,OOC,OOC,非常OOC


OOC,OOC,OOC,非常OOC


OOC,OOC,OOC,非常OOC


PTSD相关,可能BE




“将我放在你的心上如印记


将我带在你手臂上如戳记


你的爱情坚贞胜过死亡


众水不能熄灭不能淹没


我赐你肉心代替石心 


把律法写在你心里


我用水将你洗洁净 


你的罪恶我全忘记”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刚好停在交界都市的居民们洗漱完毕的一刻。交界都市的生活节奏慢,人也温和,气候更是如此。既不凶猛呼啸,又能消去暑气,更不影响出行,夏末之雨这样最宜人。


        圣星教堂飞出白鸽和唱诗班的歌声,虔诚的教徒身披琉璃窗投下的斑斓光影结下盟誓。


        今天是个结婚的好天气。


        穿制服的少年快步跑着,踩到雨后留下的小水洼溅起一片水花又惊起一群白鸽。他停下来,在一片水光和扑飞白羽中抬头望,教堂塔尖的十字架将朝阳分为四半,他的鼻尖满是清新湿润的,凉意。


       「你的爱情坚贞胜过死亡,众水不能熄灭不能淹没」


        怎么会有这样的爱,他想。


        一个形容懒散神父打扮的人同他挥手。啊,已经很晚了。


        少年奔跑起来,把一切都甩到脑后。




        指挥使到达市立医院时钟声刚好敲满九下,他暗暗深呼吸平复心率,免得被人发现是匆匆赶到。随着人流来到大厅他一眼就看到了晏华,晏华依然穿着往常的长风衣但是卸下了战术束带,稍稍削减了点平时人不可近的威慑力。几个年轻女孩偷偷看他,交头接耳后发出一阵笑声。有点羡慕啊,指挥使心想。


       “你迟到了两分钟。”晏华脸上毫无波动。


       “啊抱歉抱歉...路上遇到赛斯,他非缠着我要我听他的布教预演。”指挥使迎着晏华的目光走上前,感觉像是迎风走在暴风雪里。


        所幸晏华没再追究,直接带他到了一个位置偏僻的电梯。一个胖墩墩的医生站在电梯旁,见他们过来立刻换上一脸殷勤笑容,看来是医院安排同中央庭接洽的人员。


        胖医生和他们各自打了招呼握过手就拿卡刷开了电梯。晏华昨晚私信给他说是带他去见几个“熟人”,指挥使想着便注意到这部非公用电梯只有两个楼层按钮,心中更是疑惑。


        电梯停在7层,胖医生伸手将他们让出,晏华向他点头示意带着指挥使走向走廊口,三个穿白大褂的男子在等他们。7层的布置与其他楼层完全不同,电梯门打开便是一条极长极宽阔的走廊,灯光很亮可以一眼望到尽头,过道两侧各有两扇门,看起来像是非常昂贵的单人病房。


        “晏华先生,指挥使先生。”站在中间的男子走上前和他们分别握手,“这边请,这两个是这里的男护士,另外的医生和护士在轮休,负责这一层的一共有16人。”


        医生带他们走到第一扇门前:“罗纳克先生近来情绪和病情都非常稳定,我们一直严格雷切尔先生的要求对罗纳克先生治疗和用药,不过...”


       “罗纳克?!”指挥使舌挢不下,那他之前看到的「四方之王」死亡报告都是假的?晏华这家伙居然把他这个指挥使蒙在鼓里?


       “啊...晏华先生...”医生想来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请你继续。”晏华完全没有向他解释的打算,他睚眦尽裂却不好发做,只能长出一口气作罢。


       “罗纳克先生已经达到出院指标,近来也频繁申请出院,但政府方面不予批准,不知道中央庭方面的看法。”


        晏华回道:“希罗及「四方之王」给交界都市带来的损失无法估量,除达尔维拉外另三人在战前也没有转变阵营的倾向,所以中央庭认为应对这三人继续做关押处理。”


        医生忙点头:“是的,那是当然。”他又掏出卡刷开外门:“虽然不能进行交流但是二位可以在观察室看他。”


        外门推开后并不直接是病房,而是一个放有各种医疗器械的小房间,墙上除一扇门外只钳了一块巨大的玻璃。罗纳克正在看一本书,对他们的出现毫无反应,看来玻璃是单向的。


        他们站了一会儿,医生絮絮叨叨讲了一些指挥使完全听不懂的名词便随着晏华回到走廊。


       “芙罗拉女士虽然还轻微受丧夫之痛的影响,但心理评定已经合格。奥露西娅小姐的情况比较复杂,她对希罗的追随行为并不仅取决于思想也取决于她的性格,她对于希罗的追随似乎就是她追随爱的本能。很抱歉,因为女医生临时被安排去政府提交分析报告所以今天不能带二位进观察室视察。”


        医生带他们来到最后一间病房,门前的灯不停闪烁扰得人心神不宁:“抱歉,找了很多次维修,不是灯具的问题也不是线路的问题,这里的照明无论怎么也修不好。”


       “三位的状况都已经符合出院标准了,只有...”“滴滴滴...”


       “抱歉。”晏华转身按掉战术终端离开。


       “...指挥使先生看来不知道四位患者的事情,尤其是达尔维拉先生。”医生打开外门请他进入,透过单向玻璃他看到达尔维拉带着面具躺在床上“他一直不愿摘下面具。达尔维拉先生似乎有很多糟糕的经历导致目前一直被创伤后应激综合症困扰...”“等等,医生,你看他!”




        他又回到此地。7:1


        头顶的洞降下尸雨,那洞边缘缓缓旋转发幽白光。7:2


        他不愿起身便只弹掉身上的遗骸碎片。7:3


        他背靠一尸山,山体皆为骸骨,骸骨皆做攀爬向上姿势,山顶四枯骨伸臂向着光洞。7:4


        一具腐尸从旁边向上爬,便被硫磺与冥火化为骨骼,成垫脚石像。7:5


        他茫然倚靠,鼻腔满是硫磺和腐臭,有一手从后抓住他肩说:“是你杀我”。7:6


        他惊恐,甩开那手奔跑,尸山表面骸骨皆动起来,说:“是你杀我。”7:7


        他奔跑,越过一硫磺火池,有魂灵伸手要将他拉入。7:8


        有火灼烧他的腿,尸骸不停追不停说:“是你杀我。”7:9


        他跑至一条河前,远远可见万恶殿,有一堕天使站在河对岸,有羊角。7:10


       “要他忘却人间事,却不忘所行罪恶,要他在此受百世罚。”7:11


        骸骨抓他四肢,魂灵抓他头颅,他落水前看到有一石碑,上刻“Lethe”,为遗忘之河。7:12


        河底的骨浮上来抓他,要他也去河底:“达尔维拉,是你杀我。”7:13


        他恐惧,窒息,听不着声,看不见光,喝忘川水,将为死魂灵。7:14


        叩叩叩。7:15


        有一人穿白袍,以船桨敲船帮。7:16


        白袍人伸手抓他,他手枯黑如被扔进火湖,眼中开血肉之花,他将他拉出水。7:17


       “抓住你了。”7:18




        达尔维拉惊醒过来,敲击声也停了,他扭头看向门口,几月未见的指挥使正冲他笑。


        该死,他怎么来了。


Tbc.


达尔维拉终于有新皮肤了QAQ555555

我永远喜欢达尔维拉,有生之年一定要“让他降落”


要不写个达指的产ru或是带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