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鹭

压根没有什么回头路。我们既不能回到豺狼,也不能回到孩子的样子

【万圣节特快】【维男指】万圣节快乐

高虐车,含重要人物死亡

高虐车,含重要人物死亡

高虐车,含重要人物死亡

OOC,OOC,非常OOC,逻辑混乱,文笔差









        指挥使被带回来了。

        维恩接过靠在晏华身上的爱人紧紧搂在怀里,他看起来没什么外伤,但是脸色惨白颤抖不停。

        这场绑架也不能算是毫无预兆,政府视中央庭为眼中钉从一年前的黑门事件结束就初有显露,只是最近开始频频动作不加掩饰。

        不等维恩开口,指挥使就握住了环在腰上的手臂:“你放心,我没受伤。”他顾不得还有很多工作人员在场,用手上上下下摸了个遍才放下心来。珈儿和泰斯拉在一旁发出“yooooooo”的声音起哄,结果被晏华看了一眼就立刻怂得缩成一团。

        “我....”指挥使看着晏华,想说什么却露出茫然的表情。

        “把指挥使带到监控室里.....”晏华狐疑地向埋头在维恩怀里的指挥使撇去,“他需要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

        “我可以自己走...”

        “没关系,我想要扶着你。”维恩的动作完全说不上是扶着,他半托半抱把指挥使大半体重放在自己身上,恋人双腿颤抖的样子他看在眼里。

        监控室的灯全被打开了,但再怎么说也是关押审讯嫌犯的地方,维恩心里隐隐不舒服。指挥使趴在一边的桌子上,脸埋在臂弯里,背部随着呼吸剧烈起伏,他看起来很疲惫,维恩触摸他的头发时甚至动都没动。  

        中央庭内部的医生来的很快,维恩被请出去透过单向玻璃看爱人脱掉浑身衣物接受检查。他在灯光下白的惊人但显出些病态和暗淡,背上不知是怎么来的淤青十分炸眼。检查很快结束。医生们鱼贯而出,维恩上前询问得到了“只是受了些皮外伤”的答复,他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走进监控室指挥使对他露出个疲惫的笑随即拉着他坐到身旁,指挥使斜靠在他身上,脑袋埋在颈窝,维恩抓着爱人的手摆弄,嗅他发间的薄荷味。他突然抬起头:“晏华....”

        他停下来,嘴唇开开合合,他眼神涣散眼珠不断转动。

        “Darling...”指挥使一下子像是清醒过来,他沉吟一会儿抬头笑着低声说:“维恩,我们偷偷溜出去吧。晏华过会儿肯定要来问这问那的,我们不是说好一起过万圣节吗,还有三个小时,我们溜出去,回来再找他道歉也不迟。”



        吸血鬼、猫女、拿镰刀的死神,正常打扮的两人在身着盛装的人群中实在显眼,何况是维恩这样的美少年。魔女分发的糖酸的人呲牙咧嘴,好在女巫熬制的南瓜汁又浓又甜。海湾侧城的海上烟火大会不容错过,维恩和指挥使拥抱在明灭彩光下大喊对方的名字,交换一个又一个吻。

        海上研究所有一条只有四个人知道的通道,今天起变成了五个人。指挥使曾在这里居住陪伴羽弥,这里有一个属于他的房间。

车请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Uz39vn7mVek1kn71/

有没有太太产恶魔达尔维拉×神父男指的车啊QAQ想吃

IG加油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是会画画就好了55555
码字是没有前途的,不写肉基本没人看QAQ

【安男指|羽男指】胡桃夹子•其一(清水虐)

含重要人物死亡

OOC,OOC,非常OOC

第一人称

        “不要去偏僻的场所,不要随便喝他给的饮料...”

         “好啦好啦...”

         “那个臭小子要是对你动手动脚的,就打电话给我,爸爸一定马上赶到...”

         “爸爸....”

         “那小子看着像是会干出这种事的人...”

         “爸爸!你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好了我会注意的,快去中央庭报道吧,就这样。”

        唉,我的宝贝女儿已经学会挂断我的电话了。

        虽然担心,但总不能跟踪过去,况且工作还是要做的。家里距离海上研究所有些远,但是驾驶悬浮汽车——雷切尔的研究成果,不到半小时就到了海港处中央庭的临时停泊点。

        “夏狩先生您好,请从3号口登船。”“好的好的。”

        我上了船透过一侧的玻璃望向那片海上废墟——研究所在黑门事件中被彻底摧毁,因为重建城市的开支巨大且研究所废墟传出闹鬼的传闻,所以有关它的一切都被搁置下来成为尘封在海上的一座孤岛。近来中央庭召集了当年参与黑门事件的所有神器使协助政府进行该地区的重建工作,我原本没想太多,但是经老婆提醒这么基础的建设明显不需要神器使的力量,我才结合起前些日子晏华和羽弥的只言片语,意识到中央庭大概是借此施压想从政府手中分得一些研究所地区的使用权。

        对了,羽弥....

        “羽弥女士您好,请从3号口登船。”

        “嘿,羽弥。”我转身同她打招呼,虽然羞涩的女孩现在是我的直属上级,但毕竟曾经是战友关系,这孩子又纯良的很,不恭恭敬敬地也没什么关系。

        “您好。”羽弥笑着冲我打了招呼就在后面靠窗的位子坐下望向窗外。已经这么多年了吗,羽弥这副亭亭玉立的女人样子让我有些恍惚,我的宝贝女儿也会一眨眼就变成这样吗?不不不,我的小天使最好永远都是这么大,被我捧在手心里,离坏小子越远越好!

        羽弥还是出神地望着窗外,虽然已经在中央庭身居高位但这孩子的状态和当年也没什么两样,私下里同人讲话怯生生总是脸红,只是不知这孩子获得「白羽之力」后是不是领导能力也被强化了,对于重要决策比我这个大叔还要果断,真是自愧不如啊...

        船只很快就靠了岸,我和羽弥踏上临时码头却没有政府人员接洽,看来政府方面对中央庭的做法很是不满又不好发作,只能甩个脸子。

        重建工作开展了没多久,我也是第一次被安排过来,整个研究所地区只清理出一小块,随处可见钢筋混凝土残块和肆意生长的植物。羽弥在原地愣了很久,我想她大概是想起了那个所谓“爸爸”,该死的家伙,利用还要虐待孩子算什么本事。

        我不忍心打扰羽弥,就自己漫无目的地四处晃荡,这里实在是被破坏得厉害已经完全看不出曾经的模样,视线内的废墟以一个规则的弧度向外翻起,以我的身高伸长脖子就能看到“爆炸源”——最初我是这么想的,但越走近那一点越觉得不对。不对,还有极其微弱的幻力残留在这里,绝不是普通的爆炸。

        我的猜测随着靠近“爆炸源”愈发坚定,微弱但狰狞的幻力令我有些不适,这种感觉只在面对希罗的「活骸军团」时才出现过。我站在破坏源深吸了口气,海风的咸腥味金属的锈气和活骸化幻力独特的感觉充满了肺部,我宝贝女儿的约会怎么样了?

        “呼...”脚边一堆黑色粉末看着像塑料和棉烧焦后的混合物,破坏源边缘一圈的金属边缘呈现液体化的下垂,我摸了摸有点想不起来当时我们是怎么战胜活骸化的神器使的。远处政府找来的工人们大概是弄掉了什么金属物品发出巨大的声响,我抬头去看,无意发现羽弥站在一片地势较低的空地。

        我走过去,女孩子的低语被海风送过来:“爸爸,请告诉我,他在哪里...”

        “You're the light, you're the night

         你是灿烂光明 你是沉寂黑暗

          You're the color of my blood

         你是我血液里流动的色彩

          You're the cure, you're the pain

          你是治愈解药 你是无边痛楚

          You're the only thing I wanna touch

          你是我渴望碰触的唯一

”*

        远处的工人们骂骂咧咧,嘲笑声和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一下子就将低语打散。羽弥毫无反应地低头喃喃自语,我看着她的背影没法不想起我的宝贝女儿。是了,就是这首歌,我的宝贝女儿以前经常哼着,哦,希望她没看过那部电影。

        “夏狩先生!羽弥小姐!请你们来看这个!”

        羽弥的背影绷紧了,她松开握在胸前的双手毫无情绪地转身走过去。我这才看到那半块石碑,这琉璃般的女孩,即使被那样对待,即使现在她一定懂得了“爸爸”对她所谓的“爱”,她依然晶莹剔透,不染尘埃。

        我不好再愣神,随机跟随工作人员的带领赶过去,一路上的破坏程度让我还是忍不住咋舌,当时我们是怎么赢下来的?

        政府人员带我到一个通往地下的入口,一长串台阶看着极陡,我走下去过了大概两分钟才到达底部。羽弥背对着我站在门口的正中,除了她所有人都将脸转向我,气氛奇怪至极。

        “怎么了?”,我走上前。

       

       

        几束人工光源照亮了深渊般的黑暗,穿着女仆装的少女靠坐在一台大型机器旁,一个托盘斜放在腿上,盘子里的茶壶茶杯掉出来摔得粉碎。她浑身落满了灰,显得无比暗淡——除了一点点掉下的紫色晶体。晶体薄薄的一片片飘下来,露出少女轮廓美丽但狰狞的脸。

        她身旁的机器也蒙了厚厚的灰土,不知是谁用手胡乱抹了,露出下面脏兮兮的透明玻璃罩,我望过去看见两个幽黑的洞。

        一具骨骼被封在这个机器里,光束打进擦掉尘灰的玻璃,隐隐看得出头骨上带着一个熊皮帽,整个画面滑稽异常我却笑不出来也动不了。没有人发出声响也没有人动弹,整个时空都静止了,一团彗星要从我的胸口冲出来,我想叫想跳想张嘴问我自己这是怎么了,我想不起什么又想起了什么,我想了半天也记不起当年我们是怎么战胜那些活骸的。

        直到羽弥跌跌撞撞冲过去,我就像看到刚学会走路的女儿磕磕绊绊地扑进我怀里,但悲痛替代了幸福感。她哭着用手胡乱地抹开大片灰土,我看到白衬衫和深色的制服领子,一个名字在喉咙里翻滚,我将这个名字反到口中咀嚼张嘴的瞬间却发现我早已忘了。

        羽弥哭着用双手抠挖着这层灰,光束打在她身上,尘埃扬起来,她是美丽主角,她是八音盒正中的舞女,她双臂狂舞的样子像是在演一出荒诞的悲剧。她似乎被拧上了永无止尽的发条,泣女悲歌一幕悲过一幕,令人心作痛。羽弥终于累了,她双手扒在脏兮兮的玻璃上,额头也贴着慢慢地滑坐下去。

        我感到喉结滚动了几下,我不想伤害羽弥但我要说出来,这个称呼通过喉咙的时候大概是撕碎了粘膜,疼痛从我的鼻腔和脖子蔓延开来,我混着一口不存在的血终于将它吐出:“指挥使...”

        是了,我们是怎么打败活骸化的神器使,羽弥口中的那个“他”,为什么她和晏华冒着被弹劾的风险也要参与研究所的重建,研究所吓跑所有人的“鬼”,所有答案都呼之欲出。

        美丽的机械少女和人类少女,在如万古永夜的人生中遇到了穿着学生制服的王子,他没有佩剑没有高高的熊皮帽连战斗能力都没有却比战胜了老鼠的胡桃夹子更加勇敢可靠。

        于是成为活骸的机械少女凭着最后一丝意志到研究所寻找他,却因为感知到他的死亡而失去控制,她可能已经丧失了所有思考能力但还在渴望那个无条件接受她机械身体的王子。偷来的遗体被冷冻在研究所原住民也不知道的底下城堡,他带上熊皮帽就成为了胡桃夹子,他会动起来披荆斩棘成为她的王子。没人知道穿女仆装的「公主」是何时死去的,那一定不会太久,大约是活骸化耗尽了她的幻力,在她死前的幻觉里有没有熟悉的脸庞带着高高的熊皮帽,有没有告诉她即使你是机器人也没有关系,我爱你。

       “Love me like you do

        尽情爱我吧

        Love me like you do

        就这样爱我吧”

        不知道哪个小兔崽子就是不愿意把手机调到静音,好在我也无力去骂他。

        歌声在黑暗中回荡,像是机械少女的独白,爱我吧,尽情爱我吧,就像你真的爱我那样。

        灯光打在三个人身上,照亮了这荒诞戏剧的舞台。枯萎,腐朽,崩坏,因爱而起的错误伤害了所有人,在那场「纯白的救济」后羽弥失去了她的救世主,她必定无数次的寻找,无数次的偷偷回到曾经的住所回忆,甚至也许带着“他是不是活过来了”的期待。这么多年过去,当她发现那个人就尽在咫尺....我大概永远无法理解她的感受。

        那具尸体被封在机器里,像是真正的胡桃夹子,是被尘封了许久的女孩子的梦。这个男孩的消失改变了一切,我们痛苦不堪但无济于事,于是有关他的一切被刻意忽略直至遗忘,成为所有神器使心底蒙尘的一角。

        没人忍心去把羽弥带走,几个政府人员从一旁绕过去,托起了安的身体。

        “叮——”玻璃破裂般的清脆一声,少女的身体整个垮下来,零件不断落下,在众人的惊呼中她支离破碎。

        机械少女的身体里甚至没有人工血液,但我的鼻腔里满是血腥味,像是不小心把斧子砸在自己脸上。他们还在手忙脚乱地摆弄安的身体,我无法再忍受,也不知如何安慰羽弥,我转身顺着台阶回到地面上。

“You're the fear, I don't care

你是我畏惧根源 但我不在乎,                Cause I've never been so high

因为我从未感觉如此幸福,         Follow me to the dark

跟着我踏入黑暗

Let me take you past our satellites,让我带你远离所有纷扰

You can see the world you brought to life

你能感受到你带给我生命的

To life

全新世界”

        这没礼貌的家伙....我脱力地随地一坐,只觉得万分疲惫。

        我的女儿,我的小公主,她哼着这首歌的样子映在我的脑海里,她眼中的光,心中的火,她是否也渴望自己的胡桃夹子。

        今天我可以允许她晚回来一小会儿,真的只有一小会儿......那个臭小子。

    

         The end.

*《Love me like you do》

其二是另一个故事亚修×男指

下次更新《焦土》

记梗《雾秋》长大了的阿岚×男指挥使 女装年下美人攻AU


         指挥使作为虚衔太傅的儿子被带进宫作为太子晏华的伴读生活,同时也被要求学着服侍太子【会学点武功】。随着年龄增长,两人感情发生变化【服侍到床上了】,但是两人都清楚这个关系不能为人所知,否则指挥使可能有性命之忧。指挥使拜托了父亲让他想办法将自己编入锦衣卫,试图与太子保持距离以结束这段感情,也能收集军情帮助他稳固地位。
        一次行踪暴露后指挥使受重伤失忆【吐槽我自己】,被阿岚无意捡到,后作为阿岚的贴身侍卫和仆人生活在其府里。阿岚的父亲身居高位又是皇室旁支,但朝内局势混乱,多个王爷的子嗣都被送上战场。阿岚的母亲及其宠爱来之不易的小儿子,不愿儿子上战场送死便对外称其为女儿并真的当做女儿来养。此时阿岚已经十一岁,情窦初开的年纪对气度不凡的指挥使愈渐倾心,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但是指挥使觉得有违常理且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想不起的中意之人,便屡屡巧言回避。
        到了阿岚十三岁朝廷内的佞臣施压要阿岚父亲将其嫁给已经登基的皇帝晏华,无奈之下阿岚父亲只好妥协,心里暗暗打算找个和阿岚相似的女子代替。阿岚不知父亲的计划,私自给指挥使下了药要带他私奔,两人离开不过几天,消息就传入宫中,阿岚父亲遭弹劾。与此同时朝廷也派了人拿着画像追捕二人,两人很快就被发现,指挥使在府内时得到老爷夫人的照顾,又心想自己是孤身一人,到时大不了说自己是刺客,杀了阿岚要行刺皇上。他迷昏了阿岚换上女装【不要问我为什么看不出来_(:з」∠)_】最终代替他嫁给皇上。他在皇上临幸时要将计划完成后自杀,却见晏华大为惊骇将他抱在怀里。晏华骗他说他同自己两情相悦且已经同意做自己的皇后,又拿出他以前的字画,指挥使不疑有他。
        阿岚听说指挥使的身份后极其失落,托人带信给他但都被截下,两人就此再未见面。
        主要描写阿岚和指挥使的主仆生活,所以说又BE了...

【伊男指】朗月脉动(AU,猎犬形态伊萨克×祭品男指,含微骨科年下)

1500+短篇
重口人♂兽慎入
重口人♂兽慎入
重口人♂兽慎入
重口人♂兽慎入
重口人♂兽慎入
重口人♂兽慎入

非常OOC,非常OOC,非常OOC

瞎写,无逻辑,文笔差,求不骂

他们属于原游戏,OOC属于我

https://shimo.im/docs/bwoD2KMmICwjdHNi/

【盾男指】孕车(ABO,男生子,慎入)

内容如题,简单粗暴,一切只为开车,无逻辑
含孕吐,因怀孕而情绪波动哭唧唧的男指挥使

后面开车请走石墨链接

OOC,OOC,非常OOC
OOC,OOC,非常OOC
OOC,OOC,非常OOC
OOC,OOC,非常OOC




        罗纳克一进门就看到他的指挥使,他被眼前的场景惊了一下,随机心头涌起一阵暖流。
        整个客厅满是甜甜的橘子汽水味,他的指挥使裹着着他的外套蜷缩在“七重盾”里熟睡,像是趴在窝里极安心的小猫。这个“七重盾”是雷切尔试图复制神器留下的失败品,材料与真的七重盾别无二致只是没有安装盾柄。怀了孕的男孩子被他喂得比往常胖了些但缩在大外套里看起来还是很纤细,他微微动了下,穿着厚羊毛袜的脚和一截白生生的小腿从衣服里露出来,整个人也随着不稳的盾轻轻晃动。
        罗纳克忙上去伸手稳住盾身又拉好衣角盖住爱人裸露的皮肤,他的指挥使怀孕后孕吐反应异常强烈,罗纳克不是没见过族人妻子孕吐的样子,但同样的事放到自己面前还是乱了阵脚,那时他几乎每一小时就要问爱人有没有想吐的感觉,短时间还好,时间长了每次问起指挥使就要从他的怀里钻出去还要在他的小腿上轻轻踢上一脚。
        多数孕妇到了第三个月孕吐反应就慢慢减退,他的指挥使却不是这样,这也是他急忙上来稳住“七重盾”的原因。他的小猫已经怀孕快要六个月了,可孕吐还在持续,虽然不像最初剧烈且频繁但时不时的晃动和异味都有可能让他感到不适。这样想着,整个空间内越来越浓的omega信息素和爱人闻到自己Alpha信息素后舒适的呢喃让罗纳克心里发痒。
        上次同房是什么时候?不记得了,但他回想起爱人孕后他们的第一次交合。他对于食物的珍惜远近皆知,他的指挥使当然了解也支持他。怀孕四个月时,罗纳克明显感到爱人连续一周的食欲不振和情绪不稳定,那时他以为孕吐反应已经结束,把爱人抓到怀里质问是否有不舒服后也得到了否定答案。他心里不无奇怪但也觉得妻子没有说谎的必要,然而转天他的指挥使在回家路上冲在他前面保护了一个孩子,俩人回到家后发生了激烈争吵。罗纳克在气头上非要逼爱人答应不会再抢在他前面救人,指挥使却不肯,吵着吵着他突然冲到洗手间吐起来。罗纳克被吓得不轻,立马消了火,他的小猫含着泪把他赶出洗手间,把自己清理干净就忍不住哭出了声。他站在门外慌得要把两根辫子扯下来,他坚强的指挥使面对世界末日时都果敢,黑门压境也不慌乱,怎么就被他惹哭了。
        所幸爱人没让他等太久,20分钟后门锁打开,罗纳克顶着扑面而来的橘子汽水味把哭着的指挥使抱进怀里。
        “我错了,是我不好,原谅我好吗?怎么又吐了,今天不舒服吗,还是最近一直这样?”
        他的小猫哭得抽抽嗒嗒:“我...我有时还会孕吐,但是你一直很反感浪费食物...我觉得稍微少吃一点也没关系。”
        他的爱人善解人意过了头,罗纳克吻他的发顶和额头,恨不得把他揉进心里。
        他的指挥使不愧为拯救了世界的战士,很快又打起精神来:“我好不容易才把你追到手,好不容易才在你心里只比你的族人们轻一点点,我不敢惹你不开心呀。”
        罗纳克听得心里发酸,他握紧爱人的手对他说:“族人们是我的责任,你是我的挚爱,你们都很重要,我的爱可以分给族人但我的心全都是你的。以后不准少吃了,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不是因为宝宝,是因为你。”


后方开车请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yjHt0QWUBb8uA5bB/

后面会更盾指盾内做♂爱产♂乳车,幽指孕夫情绪波动耍小脾气车和达指达尔维拉喜当爹清水
你们想看哪个?

【达指】让他降落•其一【男指挥使】

一个关于PTSD,宗教,「神」与「人」,罪恶与救赎的故事

本文设定为黄昏的祈祷者线后继续雯梓HE线
含重要人物死亡(后期)
大概率两情相悦后BE

男指挥使,男指挥使,男指挥使

OOC,OOC,OOC,非常OOC,文笔极差

OOC,OOC,OOC,非常OOC,文笔极差

OOC,OOC,OOC,非常OOC,文笔极差

OOC,OOC,OOC,非常OOC,文笔极差

OOC,OOC,OOC,非常OOC,文笔极差

OOC,OOC,OOC,非常OOC,文笔极差

“将我放在你的心上如印记
将我带在你手臂上如戳记
你的爱情坚贞胜过死亡
众水不能熄灭不能淹没
我赐你肉心代替石心 
把律法写在你心里
我用水将你洗洁净 
你的罪恶我全忘记”*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刚好停在交界都市的居民们洗漱完毕的一刻。交界都市的生活节奏慢,人也温和,气候更是如此。既不凶猛呼啸,又能消去暑气,更不影响出行,夏末之雨这样最宜人。
        圣星教堂飞出白鸽和唱诗班的歌声,虔诚的教徒身披琉璃窗投下的斑斓光影结下盟誓。
        今天是个结婚的好天气。
        穿制服的少年快步跑着,踩到雨后留下的小水洼溅起一片水花又惊起一群白鸽。他停下来,在一片水光和扑飞白羽中抬头望,教堂塔尖的十字架将朝阳分为四半,他的鼻尖满是清新湿润的凉意。
        「你的爱情坚贞胜过死亡,众水不能熄灭不能淹没」
        怎么会有这样的爱,他想。
        一个形容懒散神父打扮的人同他挥手。啊,已经很晚了。
       少年奔跑起来,把一切都甩到脑后。

        指挥使到达市立医院时钟声刚好敲满九下,他暗暗深呼吸平复心率,免得被人发现是匆匆赶到。随着人流来到大厅他一眼就看到了晏华,晏华依然穿着往常的长风衣但是卸下了战术束带,稍稍削减了点平时人不可近的威慑力。几个年轻女孩偷偷看他,交头接耳后发出一阵笑声。有点羡慕啊,指挥使心想。
        “你迟到了两分钟。”晏华脸上毫无波动。
        “啊抱歉抱歉...路上遇到赛斯,他非缠着我要我听他的布教预演。”指挥使迎着晏华的目光走上前,感觉像是迎风走在暴风雪里。
        所幸晏华没再追究,直接带他到了一个位置偏僻的电梯。一个胖墩墩的医生站在电梯旁,见他们过来立刻换上一脸殷勤笑容,看来是医院安排同中央庭接洽的人员。
        胖医生和他们各自打了招呼握过手就拿卡刷开了电梯。晏华昨晚私信给他说是带他去见几个“熟人”,指挥使想着便注意到这部非公用电梯只有两个楼层按钮,心中更是疑惑。
        电梯停在7层,胖医生伸手将他们让出,晏华向他点头示意带着指挥使走向走廊口,三个穿白大褂的男子在等他们。7层的布置与其他楼层完全不同,电梯门打开便是一条极长极宽阔的走廊,灯光很亮可以一眼望到尽头,过道两侧各有两扇门,看起来像是非常昂贵的单人病房。
        “晏华先生,指挥使先生。”站在中间的男子走上前和他们分别握手,“这边请,这两个是这里的男护士,另外的医生和护士在轮休,负责这一层的一共有16人。”
        医生带他们走到第一扇门前:“罗纳克先生近来情绪和病情都非常稳定,我们一直严格按照雷切尔先生的要求对罗纳克先生治疗和用药,不过...”
       “罗纳克?!”指挥使舌挢不下,那他之前看到的「四方之王」死亡报告都是假的?晏华这家伙居然把他这个指挥使蒙在鼓里?
        “啊...晏华先生...”医生想来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请你继续。”晏华完全没有向他解释的打算,他睚眦尽裂却不好发做,只能长出一口气作罢。
        “罗纳克先生已经达到出院指标,近来也频繁申请出院,但政府方面不予批准,不知道中央庭方面的看法。”
        晏华回道:“希罗及「四方之王」给交界都市带来的损失无法估量,除达尔维拉外另三人在战前也没有转变阵营的倾向,所以中央庭认为应对这三人继续做关押处理。”
        医生忙点头:“是的,那是当然。”他又掏出卡刷开外门:“虽然不能进行交流但是二位可以在观察室看他。”
        外门推开后并不直接是病房,而是一个放有各种医疗器械的小房间,墙上除一扇门外只钳了一块巨大的玻璃。罗纳克正在看一本书,对他们的出现毫无反应,看来玻璃是单向的。
        他们站了一会儿,医生絮絮叨叨讲了一些指挥使完全听不懂的名词便随着晏华回到走廊。
        “芙罗拉女士虽然还轻微受丧夫之痛的影响,但心理评定已经合格。奥露西娅小姐的情况比较复杂,她对希罗的追随行为并不仅取决于思想也取决于她的性格,她对于希罗的追随似乎就是她追随爱的本能。很抱歉,因为女医生临时被安排去政府提交分析报告所以今天不能带二位进观察室视察。”
        医生带他们来到最后一间病房,门前的灯不停闪烁扰得人心神不宁:“抱歉,找了很多次维修,不是灯具的问题也不是线路的问题,这里的照明无论怎么也修不好。”
        “三位的状况都已经符合出院标准了,只有...”“滴滴滴...”
        “抱歉。”晏华转身按掉战术终端离开。
        “...指挥使先生看来不知道四位患者的事情,尤其是达尔维拉先生。”医生打开外门请他进入,透过单向玻璃他看到达尔维拉带着面具躺在床上“他一直不愿摘下面具。达尔维拉先生似乎有很多糟糕的经历导致目前一直被创伤后应激综合症困扰...”“等等,医生,你看他!”

         他又回到此地。7:1
         头顶的洞降下尸雨,那洞边缘缓缓旋转发幽白光。7:2
        他不愿起身便只弹掉身上的遗骸碎片。7:3
        他背靠一尸山,山体皆为骸骨,骸骨皆做攀爬向上姿势,山顶四枯骨伸臂向着光洞。7:4
        一具腐尸从旁边向上爬,便被硫磺与冥火化为骨骼,成垫脚石像。7:5
        他茫然倚靠,鼻腔满是硫磺和腐臭,有一手从后抓住他肩说:“是你杀我”。7:6
        他惊恐,甩开那手奔跑,尸山表面骸骨皆动起来,说:“是你杀我。”7:7
        他奔跑,越过一硫磺火池,有魂灵伸手要将他拉入。7:8
        有火灼烧他的腿,尸骸还在不停追不停说:“是你杀我。”7:9
        他跑至一条河前,远远可见万恶殿,有一堕天使站在河对岸,有羊角。7:10
        “要他忘却人间事,却不忘所行罪恶,要他在此受百世罚。”7:11
        于是骸骨抓他四肢,魂灵抓他头颅,他落水前看到有一石碑,上刻“Lethe”,为遗忘之河。7:12
        河底的骨浮上来抓他,要他也去河底:“达尔维拉,是你杀我。”7:13
          他恐惧,窒息,听不着声,看不见光,喝忘川水,将为死魂灵。7:14
        叩叩叩。7:15
        有一人穿白袍,以船桨敲船帮。7:16
        白袍人伸手抓他,他手枯黑如被扔进火湖,眼中开血肉之花,他将他拉出水。7:17
        “抓住你了。”7:18

        达尔维拉惊醒过来,敲击声也停了,他扭头看向门口,几月未见的指挥使正冲他笑。
        该死,他怎么来了。

       

*取自《盟约》歌词

《长安幻夜》和《长安幻梦》我都构思好了,所以说青檀求你,就算只给我一个碎片也好啊!
重渊你也快进卡池啊!

【达指】让他降落•其一

石墨炸了我存一下






“将我放在你的心上如印记

将我带在你手臂上如戳记

你的爱情坚贞胜过死亡

众水不能熄灭不能淹没

我赐你肉心代替石心 

把律法写在你心里

我用水将你洗洁净 

你的罪恶我全忘记”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刚好停在交界都市的居民们洗漱完毕的一刻。交界都市的生活节奏慢,人也温和,气候更是如此。既不凶猛呼啸,又能消去暑气,更不影响出行,夏末之雨这样最宜人。

圣星教堂飞出白鸽和唱诗班的歌声,虔诚的教徒身披琉璃窗投下的斑斓光影结下盟誓。

今天是个结婚的好天气。

穿制服的少年快步跑着,踩到雨后留下的小水洼溅起一片水花又惊起一群白鸽。他停下来,在一片水光和扑飞白羽中抬头望,教堂塔尖的十字架将朝阳分为四半,他的鼻尖满是清新湿润的凉意。

「你的爱情坚贞胜过死亡,众水不能熄灭不能淹没」

怎么会有这样的爱,他想。

一个形容懒散神父打扮的人同他挥手。啊,已经很晚了。

少年奔跑起来,把一切都甩到脑后。